家电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几秒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关闭

站长推荐

手机客户端
亲,还没下载论坛手机客户端?跟上潮流做时尚达人。掌中乐趣无处不在,快点下载吧。

查看 »

总共0条微博

动态微博

查看: 89185|回复: 15

[杂谈] 短篇鬼故事第二弹

[复制链接]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发表于 2014-8-14 09:36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几秒注册

x
1.嘉宾
刘新勇是那种最末类的上班族,事业并未有什么大的起色,却也饿不死,生活枯燥得如一把湿了水的干草,嚼之无味,也点不着,擦不出什么新鲜的火花。

  他每天都加班,干最苦最琐碎最无聊的活儿,像给人擦屁股一样仔细着搞好工作里的那些沟沟壑壑。

  他最大的乐趣便是下班之后买一盒随便是什么也好的饭,窝在电视机前面看《每日新奇》这个节目。

  这个节目的内容其实一点儿也不新奇,新奇就新奇在节目组每日请的嘉宾。

  全是各式各样的普通人,他们坐在节目的演播厅里自顾自侃着,道着人生的不如意,人生的不满,没有主持人,他们就是主持人,每天每人的浮世绘。

  他们都在说着一些琐事,很多事情都正好讲中刘新勇的心境,他看得简直想上去握手。

  这真是个有意思的节目啊。

  这么多嘉宾,你的嘉宾,嗯~你的嘉宾,每年的嘉宾手拉手连起来可绕地球一圈。

  他也想当嘉宾,上台当发泄也好,当牢骚也好,总之,他受够了这法克的生活。

 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再次出现这样的念头之后,他拿起电话打给节目组。

  接电话的是个阴阴的女声:喂您好,这里是每日新奇节目组。

  刘新勇有点儿磕巴:那个……那个,我想做你们……你们节目的嘉宾。

  女人没有吭声,沉吟了一会儿:想上我们的节目,可以,但是,有条件。

  刘新勇忙问:什么条件?你说,我一定满足!

  女声又阴阴笑两声:你喜欢你现在这样的生活嘛?

  刘新勇摇摇头:不喜欢,超级不爽啊。

  女声利落干脆:好。那你要下决心离开你这腐尸样的生活。这就是条件。

  刘新勇搔搔头:啊?这就算条件啊?

  女声嗯了一声:就这一个条件。上完节目之后你便要从此从你那生活中走出来,再不回去。

  刘新勇欣喜若狂:好好好,一定,一定。

  挂了电话,他还当自己发梦,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。

  次日,刘新勇打开电视的录播功能,调到《每日新奇》的频道,等着晚上回来再看一次自己的风姿。

  他顺着节目组给他的地址来到演播厅。

  出乎他的意料,这里很小,很暗,并不如他想象中到处都摆满了运作的器械。只有一个简单的摄影机对着他。

  一个人也没有。

  只有一把声音从头上的公放喇叭里传出来:刘先生,您好,现在您可以开始录制自己的节目了,请对着摄影镜头,开始您的电视旅程吧。

  刘新勇觉得有点儿奇怪,但是转念又一想,这有什么呢,人家就叫《每日新奇》啊!节目录制方式特别一点也可以理解嘛。

  他马上便投入情绪,当自己家一样坐在沙发上,对着镜头开始侃侃而谈,嘟嘟噜噜咒骂着社会的不公,与眼下的遭遇是何等悲惨。

  终于都说完了,刘新勇长长呼口气,妈的,告别这悲惨人生还真是费劲啊。

  他起身,准备走了,那把声音再次响起:刘先生,欢迎您的现身说法,请不要忘记您的承诺。

  承诺?承什么诺。他刘新勇一样是要回到那二逼的生活里去做一个憋屈的小二逼,逃离?嘴上说说罢了。

  他嘴上应着:好的好的,还请节目组放心。

  他去推进来时的那道门。

  但怎样也推不开。

  他邦邦拍着门,吓得大叫起来:来人呐!给爷开开门!!

  那把声音带着嘲笑再次响起:刘先生,你已经不能回到你口中法克的生活啦。

  刘新勇家里的电视机还在工作着,屏幕上有个男人在拼命的拍打着镜头。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14 09:36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2.给你我猩红的唇
叶弓嗜烟。这嗜好像是随着血液生存在体内,随时都有冲动,随时欲罢不能。

  在他眼里,白色的烟身是最性感的存在,他把它们掠过鼻下,掠过嘴唇,噙着它们一道飘飘欲仙。

  当香烟燃起,烟草的焦味儿随着明灭的火点和袅袅的烟一同腾起,似一裸女婀娜起舞,跳在他肺里,跳在他心上。

  正是眼前这个女人抽烟的姿态太迷人,才引得叶弓把眼睛放在她身上多一秒。

  酒吧里的灯光是催情的迷幻剂,女人的笑挂在脸上,像个吸引客户的招牌。

  她端着酒杯走过来,当着叶弓的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:现在,我没酒了,你可以请我喝一杯。

  她把手搭在叶弓的肩上,转一个身就坐进他的怀。

  叶弓把头埋在她染得火红的头发里,使劲儿嗅着头先那一股迷蒙的烟味儿,这是一种混合女性体味的生猛劲辣的辛香,令他迷醉,也令他迷失。

  他想把她像香烟一样,一口气儿吸到底儿,品的真真儿的。

 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眼下这个女人又不然。

  她像把干柴,一点就着,噼噼啪啪,壮烈地摇曳着,仿佛过了今晚,一切将不复存在,只剩下情欲的灰烬。

  叶弓荡漾在炽烈的海洋里,简直要慨叹重生。

  他们滚在被子里,温度渐渐降下来。

  叶弓呼一口气,此生也不过如此了罢,他想,旋即点起一根烟。

  他看着她窝在被子里,脸上依旧泛着红艳的光,那猩红的唇滚烫,在纠缠之下显得有些七零八落,倒是更加有情致了。

  他摸摸她火红的发:还未问你,叫什么名字?

  女人别过脸,声音里带着笑:叫我……小艳好了。

  他点点头:是啊,你真妖艳,红彤彤的一个人儿,美极了。

  他摁灭香烟翻个身,想把她重新压在自己身下。

  只摸到一片冰凉的灰烬。

  他颤抖着拉开被子,呼啦一下。

  只见她剩个生着红发的头缩在被子一角,身子呢?身子仿佛化成一股烟儿,还没看见已经抓不到了。

  叶弓的汗和尿一起流出来,顺着颤抖的大腿渗进床褥。

  蓦地,她扭过来,脸上的红晕就要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失望:怎么,你不是最喜欢我了么?

  她舔一下猩红的唇,咕噜噜滚过来想要再亲叶弓一下。

  但叶弓已经滚落在床下。

  等他再抱着勇气扒着床露头时,床上什么也没有了,只剩个还在燃烧的猩红的烟头。

  床褥被烧得渐渐着了起来。




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14 09:37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3.尘归尘 土归土
按照世人的理解,弃妇无非两种姿态:

  1.恨不得烦死身边所有人,全部的力气都用来伤春悲秋感叹自己可怜的身世,兼否定世上一切男人。

  2.胡乱找些什么借口掩饰住自己的悲伤,拿出一副愈挫愈勇的姿态重新投入战斗,背地里会不会继续流泪不知道。

  刘欣哪种都不是。相反她的眼睛里总是流露出一种欣慰,满足,温吞的暖黄色光芒。

  她每天按时到公司打卡,做好分内的事情,去茶水间冲一杯自己带来的咖啡,晃晃悠悠,却又饱满充足地过完一日。

  好像,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谁也没离开过,她还是以前那个幸福的小妇人。

  作为她的老板,我感觉这样再好不过了。

  作为她的朋友的话……我对她的兴趣有点儿大。

  旁人比较不理解为什么我会对一个失婚妇人感兴趣。其实我想告诉他们道理很简单,这样一个不哭不闹,自我治愈体系良好的女人,是多么好的**兼情人啊。

  但我从来也没这样说过,只是笑笑:你们多想了,我同她只是上司和下属。

  关你们球事儿,法克。

  上司和下属最理想的关系就是,下属毫无条件地执行上司的命令。

  就如,刘欣现在按照我的要求进行女上位的和谐运动。

  我捏着她的屁股喘气:你……老公……为啥不要……你了……呃

  她笑起来,并不**:他说他喜欢别个了……你……会不会也喜欢别个?

  我一把把她扑在身下,在胸上狠狠咬一口:你说呢?

  加速的时候,她流下一行眼泪:你们……都走吧……走也走不远……在我心里……在我这儿。她指一把自己的心,又或者是胃,又或者是肚子,又或者只是因为抖得太厉害指错了位置。

  刘欣看见我揽着别的女人出现在宴会厅的时候,眼睛闪了一下。

  但旋即露出大方的笑容:邱总,好事要近了吧?

  她的笑太宽慰了,我又放心,又担心。

  未婚妻也在我肩膀里笑,笑的带着一股青涩又羞涩的苞米茬子味儿。

  笑屁,老子要不是看中你爹的身份,能娶你就出鬼了。

  我尴尬的笑笑,心里想到:出鬼,出轨,差不太多嘛。

  婚前单身之夜的时候,我抱着刘欣进了她的家门。

  事毕,我觉得打心底里口渴,可不是渴嘛,婚后这样的日子就望尘莫及了,婚姻的生活能让所有大食的人感到胃滞,所以婚前才格外饥渴。

  她滚下床去光着身子给我冲咖啡。

  我结果冒着热气的咖啡:你这咖啡,不香啊……这哪儿是什么咖啡啊。

  她不看我,开始穿衣:香着呢,不信,你喝一口试试。

  我咽下一口咖啡:说真的,你男人回来过没?看你波澜不惊的。

  她扣好衬衣纽子:回来了啊,一直在这儿呢。

  我又刚喝下的大半杯咖啡差点儿吐出来,放下杯子爬下床撩撩窗帘又窥下桌子底,在两间屋子里来回打转。

  最后回到睡房把刘欣按倒:操,你吓死老子了。

  她咯咯咯笑:你也会怕啊?不过……

  我一边重新解开她的纽子一边喘粗气:不过啥?

  她的笑渐渐变了声线,听起来冷得像冻僵了在挠主人门的猫爪子:不过,我男人,真的在这儿。

  她指指我的胃。这次她没抖,长指甲戳的我有点儿疼。

  两日后。

  刘欣像往常一样走进办公室,把一大袋咖啡放在茶水间。

  大家都在议论:听说,昨天邱总逃婚了……

  还有人说:声音小点儿,他要是突然回来咱们就完蛋了。

  刘欣瞥一眼会客室,邱总的未婚妻和娘家人端坐在里面,眉头上拧着一股戾气。

  她扭着身子走进茶水间,不一会儿端了几杯咖啡出来送到会客室。

  她看着那个年轻的未婚妻:邱总一会儿就回来,马上了。

  未婚妻接过她手里的咖啡呷一口:希望吧。

  刘欣看着她咽下一口咖啡,阴阴嘴笑起来,心里想:这不,他已经回来了,在你胃里舒舒服服躺着呢,永远也不会再跑了。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14 09:37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4.悚爱:21克
他走了。

  他在她的生命里就像一首恰如其分出现的老歌,听到前奏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,然而只唱了一半儿就戛然而止。

  他和她中间突然横亘了一个讨厌的休止符。

  这休止符不是别的,正是死亡。

  他死了。

  冷冰冰躺在停尸间里反光的铁床上,眼睫毛结着霜,她固执地认为那是他死去之前为她流下的泪。

  她抚摸着他有一层雾蒙蒙寒气的身体,那种冰冷的感觉从指间一直冻到心瓣膜。一并冻结了感情。

  她把眼泪滴进他胸口上的开刀口里,这样温暖你,你是不是会醒来一秒钟跟我说个再见呢?

  她把吻落在他的嘴边,一度寒热交替使得她的嘴被粘在他的嘴上。但过一会儿又可以松开了,这样亲吻你,你是不是会醒来一秒钟跟我说个再见呢?

  要怎样,怎样你才肯醒来一秒钟,就一秒,跟我说个再见呢?

  那天从停尸房回来,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。

  总是觉得冷。她盖那条他同她一起挑的蚕丝被,并不厚重,但是足够温暖。

  可还是觉得冷,到底被窝少了另一对脚,跟心里少了一个人一样,怎么也暖不热,

  每每想到这里她都要落泪,然后独自拥着冰凉到天光。

  他还不肯离去,自己走的这样突然,她一定有很多不适应吧。

  他每天飘在天花板上看她在床上失眠,她在被子里瑟瑟地抖着,双眼直直地冷冷地望着天花板。

  他也想落泪,但是流不出来。

  他想,她每天都看着他,她却不知道。

  一天,她再次洗漱完毕躺在床上,心中抱着一种近乎崩溃的绝望,准备再次迎接逃不掉的寒冷。

  奇怪的是,不冷了,完全不冷了。

  她感到舒服,像是捉住了久违的温暖,她侧过脸,很快进入了梦想,梦里他走过来,花一秒时间,或者更长,同她说着再见。

  他趴在被子上,看见她嘴角带着笑,眼角却噙着泪睡着了。

  你们要不要回去秤一下自己的被子,看是否多了21克?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14 09:38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5.鬼魂索命
从前有一个人,他有一个女朋友。他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爱她。可是有一天,他女朋友无情的离开了他,甚至连一个理由都没给他。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别人挽着手逛街,他痛不欲生,失去了理智。终于有一天他把女朋友杀了。本来他打算杀了她以后自杀的。可是将死之时才感到生命的可贵。从此以后他天天被噩梦困扰,梦境中他女朋友赤身露体,披头散发,红舌垂地,十指如钩来向他索命。噩梦把他折磨的形如销骨,一天他找来一个道士已求摆脱。道士要他做三件事第一,把他女朋友的尸体好好安葬第二,把他女朋友生前穿的睡衣烧掉第三,把藏起来的血衣洗干净

  所有的事情必须在三更之前完成,要不就会有杀身之祸!他遵照道士的嘱咐把所有的事情都做的很仔细,可是那件血衣却怎么也找不到了。马上就要三更了,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滴下来把地毯都打湿了。在将要三更的时候他找到了那件血衣,可是不管怎么怎么搓就是洗不掉。这时候忽然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。窗户被狂风拍打的左右摇曳,玻璃的碎裂声让人更加心惊肉跳,突然所有的灯全灭了,整个屋子一片漆黑。闪电中,只见他女朋友穿着染满鲜血的睡衣,眼睛里滴着血,满脸狰狞的指着他厉声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洗不掉血迹吗”他被吓呆了一句话说不出

  女朋友继续道:“因为你没有用雕牌洗衣粉,笨蛋。”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14 09:3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坟头纸。
晚上喝多了,在婉言拒绝了朋友的好意陪同后我自己回家。途中我忍不住停下车跑到路边去呕吐,一番狂吐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周身已经沾满了许多污秽,搜遍全身都没有找到一张可以擦拭的东西,本想回家后在做处理,但是身上发出的味道实在让人不敢恭维,于是我便游目四顾,不一会便找到目标。

  只见几张叠在一起的纸的一端被一个草剖压着,一端正随风飘扬,发出呼呼的声响。我没多想,随手便抽出来擦拭身上的污秽,草草处理完之后,我才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坟墓只中,而且还是一个新的坟墓,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,撞什么不好,竟然撞到坟墓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我觉得我还是赶紧离开这里,此时已快到午夜12点,漆黑的夜,四下无人,一想到那些神鬼之说,我后怕起来。当我正要提步离开,突然一股阴风吹到我身上,本来热腾腾的身子顿时冷了下来,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,让我更意外的是我的脚突然不能动弹了,好像有什么东西拉住似的。一股怪味刺激着我的鼻子,很快我就闻出了这是尸体腐烂的气味,我更害怕了,但是脚下却发不出一丝的力气,急的我直冒冷汗。

  接下来的一幕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,只见坟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了一个人头,头上已经没有多少根头发了,腐烂的头皮上面爬满了茧,看着那些蠕动在人头上的茧,我全身毛骨悚然,人头上的脸更是不堪入目,没有一快完整的皮肤,一个个脓疮让分布在脸上的各处,还有许多茧从鼻子、嘴巴、眼睛、耳朵爬进爬出,时不时掉下一两只茧。

  我害怕道了极点,心脏急速的跳动,想叫出来但是却叫不出来,只能咬着五指恐惧的看着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。

  那人用它那已经没了眼睛的眼孔死死地看着我,我似乎觉得它随时都有冲过来的可能,这令我更加的恐惧。果然人头两边钻出了两只同样爬满了茧的烂手,拼命的爬着,我知道它是想要怕出来,而且是向我爬来,心中的恐惧难以言喻。

  不一会,它已经爬出了大半个身子,那双腐烂得已经看到骨头的手离我不到5厘米的地方张牙舞爪着,似要将我碎斯万断。我的心绷道了极点,感到死神正一步步向我逼近。

  它的一只脚好像是被什么卡主了,不管怎么使劲都钻不出来,这是我有一丝的庆幸,但是心中依然十分的害怕。它愤怒的看着我,脸部的腐肉扭曲起来,许多茧被它扭曲的动作给弄了出来,好多只掉到了地上。

  突然,他奋力地用脚一蹬,竟然把另卡在坟土里的那条腿给蹬断了,可是他的身子也离开的坟墓的束缚,它阴笑的看真我,突然张大口向我扑来。

  我再抑制不住自己,“啊!.......”大喊一声。

  等我回过神来大口大口呼着粗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发未损,一只大手搭在我的肩上,仔细看大手的主人我才发现这是我我前几天找过的阿发道长,这时我才知道是他救了我。

  “都说叫你这几天不好自己一个人行动,你偏不听,要我是再晚来半步,估计现在你都到阎王那里报到去了。”阿发道长埋怨道。

  我大惊不已,赶紧道歉感谢。

  临走的时候阿发道长又郑重的对我说:“记住,以后不要随便乱拿坟头上的坟纸。”

  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那几张被算命先生重新放上去的坟纸,我真的难以想象这是真的。




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14 09:4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7.游戏
嚓,嚓,嚓哗~~~”微弱的火光跳动着,像是一只可爱而又鬼魅的精灵在舞蹈。可是谁也不知道火苗背后藏着一个可怕的秘密……聂华,一个花季少年,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。在二中读初三,紧张学习的氛围笼罩在整个学校——还有一个月就要中考了!炙热的阳光洒在聂华的脸上,反射在他的发根闪耀着诡异的金黄色。聂华放下手中的笔,杵着脑袋望向窗外“哎~太无聊了,学习真烦人!”他的同桌听见了,用手扶了扶眼镜说:“诶!我听说现在流行一个很恐怖的游戏,你敢不敢玩啊?”听到这,聂华精神振奋了起来“敢!你说说怎么玩!”他赌气的说道。同桌靠在聂华的耳边嘀咕了一会儿,又坐好身子。看着聂华一脸的紧张阴笑着说“是不是怕啦!就知道你不敢玩,嘿嘿!”聂华把桌子一拍,气呼呼的说“谁说我不敢玩啊?我就不信这个邪,偏要玩给你看。你等着吧!”

  聂华回到家洗了澡就睡了——今天太累了,忘了早上的事。不久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聂华。“谁啊?三更半夜的,还让不让人睡觉啊?”“聂华!是我啊,现在是12点了,可以开始咯!”“什么啊?什么12点啊?”“诶~就知道你不敢玩,算了,睡觉吧,不打扰你了…嘀·嘀·嘀……”“喂!喂?…怎么说挂就挂啊?”聂华一阵郁闷,弄得他现在睡意全无。于是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,突然记起来了。原来是那个游戏。他找来材料便把灯关掉,背对着月亮开始了。他又把同桌的话回想了一遍。“…在午夜12点,关灯并背对着月亮。然后在面前放一面镜子。好!准备好了后就开始。现在拿出火柴,用火柴头在盒子背后敲三下,然后点燃,你就可以看见自己死后的样子了。记住!不管有多么恐怖你千万不要闭眼!否则,嘿嘿……”聂华现在拿着火柴,心里却无限的紧张和兴奋。他在盒子上敲了三下,当他要点燃时,发现自己的手抖的很厉害,根本没法点燃。汗水一滴一滴的流下来。他的手还是抖个不停。

  终于他猛然一划“哗~~~”此刻整个房间都被照亮了,唯独一面镜子里确实一片黑暗。只有一张苍白的脸在镜子里,面无表情。聂华好奇的把脸凑到了镜子前。“啊~~~”一声尖叫划破了夜寂,原来那是一张没有眼珠的并且是一张焦黑的脸,只剩下空洞黑暗的眼眶!聂华赶紧遮住了双眼。突然,聂华才感觉做错了什么,不过已经晚了——因为镜子里的脸阴笑了一下,伸出两只干枯的手骨架,抓向聂华……又是一声惨叫。火柴掉在了地毯上。由一点微弱的火光变成熊熊大火——聂华最终死了,死的样子跟镜子里的人一样,没有眼珠!同学!记住火不是随便玩的,否则……嘿嘿!你懂的!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14 09:4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8.猜我是怎么死的
一个月前张文晚上回家路上,无意中目睹了一场车祸,肇事司机逃走了,马路上躺着一个昏迷的女孩。张文本想当做没看见,但余光看到女孩长得还挺好的,就多瞄了几眼,顺势看到了旁边的包价值不菲,估计里面值钱的东西也挺多的。于是便走过去,把女孩背到附近一个的废弃建筑工地。张文刚拿好女孩包里的东西,女孩便醒了,张文怕被发现便拖过旁边还剩半袋的水泥将女孩捂死。事后的几天张文在网上逛贴吧时,看到一个叫做你猜我是怎么死的的帖子。很好奇的就点进去了。贴子里还没有人进去过,于是张文就在贴吧里恶作剧般敲下几行字: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死,但如果你是女的,而且长得漂亮的话。可以来找我。没想到贴子主人很快就回复了:你这样说,不怕我死了来找你?“又不是我把你给杀了,就算是,你能怎么样”张文挑衅地回了这句话,就下线了。

  半夜,张文躺在床上,眼睛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上石灰脱落的地方,黑暗中看上去像是一个伤口。慢慢地,天花板上的石灰是有一大群的蚂蚁在里面不停地向这个伤口爬去,最后伤口的边缘地下乳白色的液体,掉在地上慢慢变红。一股潮湿夹杂着漂白粉的味在房间里开始飘浮。最后缠绕在张文脖子上,有个温柔的声音在说“你看,我找到你了”。张文猛地从梦中惊醒,眼睛一下就看到了那个地方,又变大了些。一天上午起床的时候,张文看到地上有些石灰,抬头看到天花板上有小块地方露出了水泥。“这破房子”又看了下那块地方,张文嘟囔着起床了。就是从这天晚上起,张文好几天都重复做这一个梦,每次梦醒了,都发现那块石灰脱落的地方大了点。“真TM邪门,今天就刷了你”。穿起衣服,张文在房东的杂货间里抱来小半桶刷墙用的石灰浆。天花板不是很高,张文170的个子踩在凳子上就能刷到了。可奇怪的是,无论刷几遍,石灰都好像被水泥吸进去了一样,一点变化也没有。张文想跑,可是刚打算从凳子上跳下去,房间里关闭的电脑屏幕突然亮起,弹出来一个窗口,上面写着:你说的,我来找你了。然后屏幕里突然涌出大量石灰粉,一下就把还站在凳子上的张文给包围住了。张文此刻表情惊恐,还没被淹没到的身体部位都再发抖,可是埋在石灰里的身体像是雕塑一样,没有反应。他想大喊,嘴里吐出来的都是石灰,最后将他整个人覆盖住了,就像一出默剧一样。“我从来没想到我会这样死去,我以为我会…”一个空洞细小的声音在结尾。三天后,报纸上有条新闻:一男子在家不慎从凳子上摔下,摔伤后脑,以致当场死亡。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14 09:41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9.信
“嘿,民,你的信~”同桌说着将一个淡灰色的信封扔给了民。

  “什么年代了,还会有人用信件?”民疑惑的拆开信封,看了看。

  信的内容不多,大概就是这些:

 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,你第一天会掉一颗牙。第二天会掉光头发。第三天会瞎掉左眼。然后内脏会一个个的消失。解决的方式很简单,杀掉一个亲人,可以缓上一年。

  民当然不以为然,认为这是无聊的恶作剧。就扔在宿舍里也没管它。

  第二天,民慢悠悠的走进教室。打算好好的睡上一个上午,没想到才睡了一会儿,那人模狗样的教授就发现民的勾当,并罚他站到门外。

  “切站就站,老子又不是没站过,总有天老子会让你站外面的。”民嘟囔着走了出去。哪知走到门口时,脚被门沿绊到,一个华丽的狗吃屎。“啊!”还带着一声惨叫,民惊恐的发现自己的门牙摔断了,而且就是一颗.

  “巧合!这他|妈绝对是巧合!”民用手擦了擦嘴,教授让他去医务室。就这样,他用轻伤这个理由请了一天假,但完全高兴不起来。

  这不会是真的,肯定不是巧合。民反复的读着从宿舍床下翻出来的那封信.第二天你会掉光头发,第二天你会掉光头发,第二天你会掉光头发。这句话一直在民的脑海里回荡,久久不能散去。

  次日,因为是星期天,民打算去镶颗门牙。民决定镶颗烤瓷牙,于是和医生讲了会价,终于给他打了个八折。

  民正喜滋滋的躺在靠椅上,等着医生来镶牙。不一会儿,一个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,脸上的职业化的笑容让民觉得很虚伪,想吐。但还是忍住了,

  医生一边准备器具,一边和民聊天。

  “最近神经病医院很不安定,一直有神经病试图逃出来,要是逃出来,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实在太大了。”医生一边给民打麻药,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.

  民用眼神告诉医生赞同对方。“据说丽冰神经病院逃出来一个人格分裂的人,还很严重呢。”医生脸上的表情变得那么和蔼,让民如沐春风。医生总是用他那长了四颗痣的左手擦汗,这是民特意数出来的,因为闲的无聊嘛.

  医生给民镶好了牙,因为是全麻,所以药效还没过,依然说不了话,只能听医生说。

  付了钱,打的回家。在车上他听到了电台里的一段新闻:“今日早晨8点有一极严重人格分裂的神经病患者,逃出丽冰医院.特点是左手有四颗痣.”

  民听了,顿时一身冷汗。感觉整个人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一样,突然感觉头上特别凉,一摸头。立即震惊的瘫在座位上。头发没了,头发没了,头发没了.民自言自语道.

  民回到家.还是相当后怕,觉得自己差点被神经病杀了。他又拿出放在胸前的那封信,第二天,头发掉光.头发掉光......

  民觉得问题一定出在信上,一定有东西盯上他了,他必须反抗。

  民记得家乡是很信鬼神这类东西的,他决定请个长假,回家乡把这事解决了再说。

  民买好长途车票,在收到信后的第三天凌晨终于到了阔别数年的家乡。先去找父母,和他们好好地聚了聚,至于二老对于民突然回来和头发的疑惑,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。说是出了个小事故,做实验的时候不小心把头发点了。二老信以为真。

  民找到小时候最疼他的三爷爷,将这件事告诉了他。三爷爷听到后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他说:民娃,让我查一下祖传的咒书。等我一会。

  民在客厅等着,三爷爷进了卧室拿了一本堪比辞海的书出来,那书是镶金边的。上面誊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:咒书。

  三爷爷紧皱着眉头,不断地翻着咒书,额头早已布满冷汗。民也看出了事情的不妙,坐立不安的等着三爷爷的答复.

  “找到了!”三爷爷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,郑重的将其读了出来:信咒,是以信件为媒介的一种极其恶毒的诅咒,诅咒必然实现,除非将施咒者和媒介除去。

  三爷爷读完。民的脸也完全变白了,找不出一丝血色。三爷爷用颤抖的声音说,民娃,这回不是三爷爷不帮你,是帮不了啊.书上说了,这种诅咒必须由被咒者亲自除去。若有人协助则协助者会受到双倍的诅咒。我还想安享晚年,真帮不了你。

  民道:“没事,这件事我已经能猜到大概是谁了,您可以不用管了。”这惜命的死老头,还安享晚年,要是老子没躲过去,必然拉你陪葬。

  民已经有点猜到是谁了,一定是那个逃出来的神经病。我一定要杀了他!一定!走着走着,被一个铁耙绊倒在地,头倒在了耙上,左眼了个穿。“啊!!!!!!!!”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吓得别家的狗都趴在地上。他小心翼翼的把铁耙拔了出来。他清清楚楚的听见晶状体裂开,又合并的声音。发了疯一般的跑到了村外的医院,包扎了一下。:“千万不能让爸妈知道!绝对不能”民心里默念着。

  民在拼命的赶时间,因为明天少的就是内脏了,不知道会用什么方式,会失去哪个内脏呢?民在回校的火车上不断思考这个问题。

  下了火车,民跑向今天去的医院。到了医院,问柜台的护士,今天早上是谁来上班的。护士说“今天主治医生不在,所以上午没有营业啊,先生您是不是记错了?”

  这句话不亚于一个重磅炸弹,在民的脑海里绽放。

  第三天的下午,民已经失去了方向。他在步行街游荡,希望能找到那个神经病,但一个下午都没有任何收获。“果然是不可能的吗?”正当民打算放弃的时候,一个人出现了。他穿着黑色风衣头用一块淡灰色的布遮了起来,民用仅剩的一只眼盯着对方的左手,四颗痣,四颗痣!!民喊了出来,但他知道不能再大庭广众下杀人。他走上去,拉住那人,往自己租的房子跑去,令民奇怪的是,那人不但没有反抗,反而非常配合。

  风衣男好像不是不能动,民看着他的脸,发现他非常平静,这种表情他在外婆的葬礼上看到过,外婆就是这个表情。

  不出十分钟,民就将风衣男拽进了自己的房子。

  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是不是那个医院跑出来的神经病?你为什么要害我?我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民一连串的问题使风衣男不知所措。

  “什么??我害你?我倒是一直在找你!快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害我!”民怒极反笑:“去你爷爷的,就是你陷害我的!快告诉我你害我的媒介放在哪?”

  那风衣男非常惊讶,然后好像懂了什么。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衣袋里,民以为他要掏武器,立刻一个后跳,瞪着他.

  没想到风衣男拿出了一封信,也是淡灰色的信封,好像要给民看。民感到奇怪,接过信件。看了起来: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,你第一天会失去左耳,第二天会失去右臂,第三天会失去左腿,但杀掉一个亲人,可以缓上一年。

  民表示不相信。

  民依然瞪着风衣男,风衣男摘掉了淡灰色的头巾。露出那张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脸。没有左耳。民大讶,说道:“不是你要陷害我吗?”

  风衣男哭笑说:“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辉,本来是一个精神病人,但在前天我回复了正常,想尽办法逃了出来。昨天就收到了这封信,然后我就和信上写的一样失去了左耳。”

  “我不能失去右手!我不能失去右手!我不能失去右手!”辉说着说着就变得疯狂起来,眼睛变得血红。开始砸民房间里的一切东西,好像要毁了这个地方,

  民先逃了出去,翻开那本从三爷爷那里偷来的咒书。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,心中的不详感越来越严重了。

  “日,就是这个!”民翻到了那信咒的一页。却没有去看信咒,反而注意起最低处的一个咒语。

  血咒:

  施咒者可以以一切为媒介,只要被咒者的血液接触到媒介,诅咒就会启动。否则效果极其轻微。

  解除诅咒方式:将施咒者的杀死,喝其血,食其肉。或者以亲人之血来沐浴,可以暂缓一天。

  民看的心惊胆战,“就是这个,只要知道是什么诅咒就行了!”

  民看了看时间,五点半。想了想,打算先和辉去吃饭,然后在今晚找到施咒者然后杀了他!

  民和辉到一家川菜馆大吃了一顿,心想死也要做个饱死鬼。

  这顿辉请客,他说他本是一个千万富翁的后裔,但因家庭矛盾被逼成了神经病,后就进了丽冰医院。辉其实早就发觉了,于是不断存钱,放在了瑞士银行里。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,但高兴不起来。

  辉将民带到了他家。辉说去买点护身用品,如枪什么的。民坐在沙发上打算小睡一会。不过多久,民觉得身体非常冷,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居然被捆在了书上,旁边坐着辉。

  辉一边癫笑一边看着民,“民!我原本以为我们能成为好朋友然后一起杀死施咒者。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将那本咒书拿出来,还让我找到解除血咒的其他办法。”

  民不解的看着辉:“你疯了啊?快放我下来啊!”

  辉狞笑着,拿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看起来就锋利之极的弯刀来,“我在这本书上看到,只要将其他的被咒者杀死,和他的血吃他的肉,就能解除那该死的诅咒!知道吗?我刚开始看到的时候感到万分惊恐,怕你会杀害我。没想到你居然没有注意到,还可笑的将咒书存放在我这。”

  辉摩挲着手里的弯刀,笑容瞬间变得那么和蔼,不听他刚才的话肯定能让人以为他是一个慈悲为怀的人。辉割开了民的大动脉,用杯子接下一杯红的发黑的血液,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妖艳。辉的手依然没停,他用弯刀快速的割下民的左手。

  民依然是不敢置信,他恨辉,更恨自己没有仔细看那本书。民看着辉一口一口的吞咽着自己的血肉,眼神中包含着无限的怨恨,那双眼仿佛能将人勾进地狱,受到无间之苦。

  当辉将弯刀插入民的心脏时,民已经绝望了。他眼前一黑,昏死过去。

  诶!民!你醒醒啊!民!民!”民睁开了双眼,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他竟然在自己的宿舍里,他摸了摸头顶和左眼,没事!难道这只是做梦?太好了!

  民冲出了宿舍,兴奋至极的大叫着,冲进了教室。

  “嘿,民,你的信~”同桌将一封淡灰色的信扔给了他......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14 09:41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10.压榨车间的女鬼
不知道有谁知道白糖的制作程序,我只知道是从柑蔗里提取它的汁液制成的,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提取柑蔗汁液的压榨车间里。阿冰是刚到车间来的新保安,今天到他值夜班,也是他的第一个夜班,晚上过了子时就听到有人在唱歌,而且是个女人的声音,正在唱着(月亮代表我的心),阿冰拿着手电筒从保安休息室,跟着声音走到了车间的二楼,在二楼的最后一间化验室的阳台上坐着一个全身上下一套红色,红色的衣服,红色的裤子,还有红色的高跟靴,披着一头长发的女人,背对着阿冰在唱歌。阿冰走过去问:“小姐这么晚了还不休息.”歌声停了,女人回答说:“我睡不着,我想找个人聊天。”阿冰说:“今天太晚了,你还是回去休息吧。”说着就走向女人,准备看看她长什么样子的,女人说:“站住,别过来了。”阿冰站住说:“太晚了,你就别唱歌了,影响别人不好。”女人说:“男人为什么喜欢骗女人呢?为什么?”

  阿冰听了,想是不是这个女人被男人给欺骗了,伤心了在这里吹风呢,阿冰也不在问,就说:“小姐我不打扰你了,你唱歌小声点。”说着阿冰转身下楼。回到保安室,刚要躺下歌声再次响起,还是那首: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我爱有几分,我的情也真.......阿冰就这样听了一晚上的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。接着第二天晚上,第三天,第四天......都是一样,女人每天都是在晚上子时过后,开始唱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。到第七天晚上,阿冰还是和前几天一样上班,不同的是今天阿冰身上带着妈妈给他求的平安符,到晚上子时整,歌声响起,阿冰实在听不下去了,跑上楼去就听见女人说:你敢骗我,我做鬼也不放过你。阿冰看到女人还是站在阳台上,没有动,他走过去,那个女人突然转过身来,阿冰晕过去了。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的床上,她的妈妈,还有车间的老保安在他身边。阿冰问: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妈妈说:“你问我们,我们还想问你呢,你为什么晕倒在二楼试验室那里呢?”

  这时候阿冰才回想去昨晚那可怕的面孔,七孔流血眼珠都翻出了眼眶,额头一个大窟隆,脑门裂开,面目全非的样子,让人看了恶心。阿冰说:“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全身一身红色衣服...”“是她?!”还没有等阿冰说完老保安就惊慌的说。阿冰问他是谁,老保安说:“她是我们车间的女工,叫赵小莉,七天前在试验室门口跳楼自杀,昨晚是她的头七之夜,你碰见鬼了。”这时老保安的手机响了,接了电话后老保安说:“车间主任,在昨晚上被掐死在房间里了。”阿冰听了,问主任和赵小莉是什么关系?老保安说:“还用问嘛!男女关系。听说是主任骗了赵小莉。”阿冰想到了赵小莉昨晚说的话,打了一个寒颤:你骗我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,做鬼都不会放过你...........






201

主题

815

帖子

145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2178 金

任务勋章

QQ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8-22 08:09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晓陆 发表于 2014-8-19 16:19
哦也,我来了,支持知秋~

谢谢支持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升级  43.7%

393

主题

2720

帖子

7748

积分

家电联盟领导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11541 金

任务勋章金币财富勋章

QQ
发表于 2014-8-22 16:14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啥啥,没仔细看。  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几秒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欢迎访问,超40W网友正等您加入…
最新家电信息
行业人脉汇聚
天天精彩活动
疑问解答互助
学习补习提升
资源交易互换
亲爱的游客,感谢您来到 bbs.cheaa.com/

手机版|中国家电网 ( 京ICP证030610号 )

GMT+8, 2017-5-27 04:41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