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电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几秒注册
查看: 111|回复: 0

【记者手记|#父亲走后金晓宇将何处归依#

[复制链接]

4万

主题

4万

帖子

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币
5 金
发表于 2023-1-19 16:3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几秒注册

x
#金晓宇父亲捐赠遗体#金晓宇的父亲金性勇走了,在杭州市中医院的重症病房。他或早或晚的的离开在意料之中,但晓宇今后的生活仍在计划之外。

去年1月17日,金性勇的自述《我的天才儿子》刊发在报纸上,彼时,他的妻子,晓宇的母亲离世不久。这个家庭由此迎来了多年少有的“热闹”,躁郁症患者和翻译金晓宇走进了公众视野,记者、译者、社会热心人纷至沓来。一年过后的1月18日,金性勇也离开了人间。彼此羁绊的三人到此独留晓宇一人。

去年春节和7月份,我曾两次拜访这对父子,与他们相处了18天。那段时间里,金性勇反复提起,“晓宇以后怎么办?”父子俩相依为命,他的意思是,要是他走了,谁还能照顾晓宇?

因此,结束采访后的半年里,我一直很挂念金叔叔的身体。

去年12月中旬,我也曾和编辑一同拜访过父子俩,记得那天晓宇搬来板凳在一旁听着父亲和我们说话,他极力想招待我们,一会儿提来一篮橘子,一会儿捧来数颗巧克力,他后来局促得不知道拿什么赠予我们更讨喜,就说了句,“抗原要不要带点回去吃?”(编注:他当时不知道如何使用抗原)我说疫情管控放开后,建议金叔叔和晓宇都多保重少走动。金叔叔回说,社区经常来家中随访,二人都打了三针疫苗。我一边松了口气,一边又隐隐不安。

1月10日,我在郑州一家医院的重症病房采访,看到太多躺在病床上命悬一线的老人们,突然担心起金叔叔,于是给晓宇发了信息问候,这才知道金叔叔已经住院九天了,“床头卡片插上了病重通知”。

知道消息后,我在酒店里紧张得直掉眼泪,但自己又在出差做采访,不好中途扔下工作去看望老人,很为难。还好当时和金叔叔通了电话,听他声音有力量,便放心了一些。

之后几天,金叔叔的病情转危为安,本来上周日有希望出院了,但是1月17日他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下,接近凌晨,晓宇发来消息说,“老爸病情很不妙,先是血透,后又转入ICU,医生说随时有生命危险,很可能挺不过今晚。”

1月18日中午,我赶到晓宇家时,他正在做饭,看起来还算平静。平时做午饭基本是父亲代劳,所以现在即便是简单的做菜工序,晓宇也耗时许久。金叔叔入院后的15天里,他一直陪睡在病床旁,他说,“挺安心的”。只是,中午我们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我问他,“这几天你自己身体还好吗?”他嘴上说“我还好”,但一下子没憋住,哭了。

这天下午两点多,金晓宇在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拉着行李箱去医院收拾行李,还给父亲送去尿不湿、纸巾等用品。他看起来挺坚强,扛得住,只是有时候语密起来,又让人担心起他的病情。

社区工作人员告诉我,他们现在最担心晓宇的身体,因为接下来很多签字必须、只能他来。

到下午4点多,金叔叔过世后,按照他之前签署的遗体捐赠协议,遗体直接由红十字会负责。有亲戚担心晓宇的身体,当晚让他去他们家过夜。

和晓宇分开后,我从医院走到了他们家门前,一个人坐了好一会,又想起去年此时的一个晚上,我在金叔叔家的老屋里,寒风彻骨,光线昏暗,我问他为什么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?他坚定地说,不想自己走后,在后事处理上给儿子带来麻烦,“他一个人,人家来帮我收,我到了那边,衣服也不要换了,拿走就好。”他说完,还宽慰人似的笑着。今天,我回想起那个笑容,忽然发觉他的付出里一直有一种伟大和残酷在。

但金叔叔不会知道,今天医生询问晓宇,要让父亲在医院离开还是家里离开时,晓宇的回答是家里,只是父亲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,他要顺从父亲的意思。这下,晓宇的确不用着急忙慌地去操持父亲的后事,但与此同时,他要独自消化父亲不允许告别却又凭空消失的现实。

无论如何,金叔叔有一半的愿望实现了——因为他作为父亲的智慧,晓宇受到了翻译界和媒体的关注,他的才华由此被更多人看到。但是之后的生活呢?

现在,金叔叔只能在世间的另一头遥望结局和答案了。#洞见计划#离题|父亲走后,金晓宇将何处归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几秒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家电网 ( 京ICP备06048635号-3 )

GMT+8, 2023-2-2 15:24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